展览时间  2019.6.1 —— 2019.6.9

开幕时间  2019.6.1(星期六)下午5点

策展人 郭硕博

/

Date 2019.6.1 —— 2019..6.9

Opening 5pm, June 1, 2019(Sat.)

Curators Guo Shuobo

 

旅行与栖居

艺术家旅居在匹兹堡的阁楼,作为一种在他自身之外吸引着他的空间,与旅行的时光之间形成呼应。空间本身就是一种历史,它与时间的联系是必然的。生活在一种与他者相互关联的时空中,就意味着彼此占据着不可重叠交合的位置。在画面的空间深处,有他者的目光投向艺术家,将后者推出空间,使艺术家将目光再次投回自身。
在一年旅居期间,艺术家的阁楼曾是一个真实的空间,但从阁楼中透出的世界却与艺术家自身的世界形成反差,像镜子一样生出艺术家与自己的对话。目光对面的洋房、教堂、船舶、桥梁与公墓——那些沉默着的陌生世界,向艺术家发出召唤,促使他记录下这些熙熙攘攘却又宁静无言的时间与空间,又将它们放置在另一处空间里,在另一段时间中向观者敞开。
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”
此次的艺术家作品展,正是一场在彼岸的旅行与栖居的回忆,他笔下的画面轻松、自在,充满着生命的宁静淡泊。生活在这个世界里,假如没有时空的转换,梦想是会枯竭的。

郭硕博
2019年5月


 

艺术家自述


匹兹堡曾经是美国钢铁工业的中心,有“世界钢铁之都”之称。像重庆一样,这里两江交汇,是一个小小的山城,所以这里有很多的桥梁,有的跨江,有的连接山头,几乎都是钢铁桥。

教堂

接受唯物主义教育成长起来的人,对西方的教堂有复杂的情感。虽然现代文明得以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新教改革,但因为科技发展,西方宗教信仰基础也有所动摇。当然,宗教信仰无关实证,我想也许它是现实中的人与理想中的自己达成对话的场域吧。匹兹堡最高的一座教堂建筑Cathedral Of Learning, 实际上是匹兹堡大学的教学楼,也有人翻译为”求知堂“。我对这幢建筑很好奇,在大堂里画了一张内景。

阁楼

西窗是看落霞的好地方,因为我们的位置地势高,通常看到的是大片的天空和降得很低的市中心,晚霞千变万化又转瞬即逝,我马上拿出工具就画,还没画完,城市就只能看到剪影了,这里还能看到我们房子的后院,松鼠、鹿、土拨鼠以及色彩很好看的鸟常常光顾。

北窗能比较多的看到Greenfield社区,还有社区主要的教堂。在这棵修剪独特的树旁边是一栋公寓,住的人混杂,好几次警察过来带人走。初夏,树的色彩很丰富,我以较慢的速度画了一张油画。

东窗的对面能看到几栋House,与我们正对的是一家意大利移民,现在老太太独自一人居住,她的儿女常常来看望她,帮她修剪草坪等。除关心她们外,我们也常在这里看晨昏暮色。我画了雪天的她家(水彩)和夏天的她家(油画),还有暮色中的街道。

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.